首页新闻中心棋牌娱乐网

单期节目片酬不超80万,“综艺限薪令”是真的吗

2019-03-31 13:25

  原标题:单期节目片酬不超80万,“综艺限薪令”是真的吗?

  图片来源:视觉中国

  影视圈的“地震”还在继续。9月18日,新浪、腾讯等媒体相继发布了一条报道,称“广电总局或将严控综艺片酬”,其中“单期明星总片酬不超过80万,季度明星总片酬不超过1000万”。

  报道在坊间迅速发酵,引起大量关注,空穴来风还是重拳出击,成为媒体们追逐的热点。一点剧读(ID:yidianjd)联系了多家综艺制作公司和综艺从业人士,试图了解这一消息的真实性和业内解读。

  “暂时没有收到这方面消息”,国内某知名网综制作公司的公关表示,但兼具制作和艺人经纪业务的他们对此持“乐观”态度;一位深耕亲子关系的“综艺老炮儿”则表示“拍手称快”;近年来搭上综艺快车的两位人士则表示“不相信”、“执行起来有难度”。

  众说纷纭,消息似乎也被定性为“网传”。但是在一点剧读(ID:yidianjd)联系一位传统电视综艺制片人的时候,他却很肯定的表示,“电视台是按照这个标准来要求我们的,单期不超过80万”。目前他所出品的综艺正在某一线卫视播出,似乎以电视台的形式为这一限令“盖章”。

  结合之前多家媒体求证的消息,或可大胆猜测,这一消息并非空穴来风,只是目前看来执行程度或还停留在“试验田”阶段,尚未普及。只是不能否认,这把终于烧到了综艺天价片酬的火,对产业来讲无疑是良性信号的释放,至少已然被提上了日程。

  明星片酬占80%,

  综艺成圈粉、圈钱捷径?

  自从2016年央视拉开明星天价片酬的大幕,两年里每每有风吹草动总能迅速掀起舆论的龙卷风,但“收效甚微”亦是常态。直到近期,视频网站与影视制作公司联合声明抵制天价片酬,坊间关于“明星自降片酬”、“多部影视剧停滞”的消息不断,是否属实有待查证,但这一记重拳似乎微有成效。

  影视圈“限薪”举动层出不穷,综艺市场却似乎成为“法外之地”,颇有“岁月静好”之意。国产综艺迎来黄金发展期还是在2013年真人秀的兴起,五年时间综艺市场百花齐放,迅速成长为和影视剧并驾齐驱的娱乐形式,发展之快毋庸置疑,但也逐渐呈现出一种和明星深度绑定的“畸形状态”。

  相比影视剧对演技的硬性指标,综艺一度被视为明星维持曝光度、增加人气的“捷径”,尤其是影视代表作“缺失”的流量们,毕竟只要接地气、敢拼敢努力、甚至“口直心快”,都是圈粉利器。同时,流量明星加持也为综艺带来了高话题量和高关注度,何乐不为。

  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  明星青睐棋牌娱乐网、观众追捧、市场买单、资本热逐,长此以往,也助推明星综艺片酬“水涨船高”。对于综艺片酬,坊间最早流传的数据显示,《挑战者联盟》范冰冰、《极限挑战》黄渤、《爸爸去哪儿》刘烨等明星分别拿下了6000万、4800万以及3100万的综艺片酬。

  发展到去年,在轰动业内外的袁立对撕《演员的诞生》这一事件中,袁立曾暴露自己参加节目的片酬是税后80万/期/天;除此之外,“1亿制作费用8000万给明星”的业内人士吐槽版爆料也逐渐浮出水面。

  综艺片酬正在成为比肩影视剧天价片酬的存在。讽刺的是,作为明星身价的两个重要指标,综艺和影视剧甚至形成了“相辅相成”之势。从爆款综艺《极限挑战》和《真正男子汉》中走出来的张艺兴、黄子韬等,虽无影视剧代表作以及业内认可的演技加持,但借助综艺的人气,影视剧的报价一度疯狂飙升至8000万左右,比肩一线影视演员。

  与此对应的,制棋牌娱乐网作人士和平台方不堪其苦却又迫于市场买单“乐在其中”,畸形心态下综艺市场天价片酬有增无减,发展到今年更是出现了王菲以3亿加盟《幻乐之城》的消息,震惊业内,虽后来被快速澄清,但“低不了”成为揭不去的标签。

  从2018年综艺市场说起,

  “综艺限薪令”时机正好?

  影视圈“余震”不断的当下,“综艺限薪令”的出现,似乎并没有太让人震惊,更像是整顿市场组合拳中的一记重击,力度和决心之大不容小觑。其实,即使单从综艺市场来看,亦早有征兆。

  早期舆论哗然的“限娃令”等暂且不论,仅近年频频收紧的“全明星限令”就像是一场布局长久的大棋。2017年8月伊始,《我们来了2》《极限挑战4》等多档综艺为了抢占黄金档纷纷加入了素人元素;2018年7月,“素人占比50%”的黄金档传闻再次来袭,虽然其并未以广电限令的形式出现,但市场早已做出了改变。

  纵观当下综艺市场,无论是常青卫视综艺《快乐大本营》,在播的偶像选秀《中国新说唱》《明日之子2》,以及新发综艺《我家那小子》《心动的信号》以及《妻子的浪漫旅行》,素人成为超越明星之后的新看点。

  其中三档新发综艺对于素人元素的使用更是被视为“星素结合”下新的方法论。在这几档节目中,素人不再是明星的点缀,而是成为故事的主人公。《我家那小子》中冬大姨、海乔妈妈、以及少女心的武艺妈妈都圈粉无数,受到网友的热捧;《心动的信号》中向天歌、奥斯卡等人的情感走向成谜自带看点,每每播出总能引起热议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星素结合在综艺表达中不断创新,带来的不仅是“与民同乐”、“娱乐关照现实”,更是为明星天价片酬敲响了警钟:当素人表达越来越具看点,在剧本之说、作秀之说中苦苦挣扎的明星们将不再是综艺王牌。而内容为王的时代到来,率先挤破的必然是资本带来的棋牌娱乐网“泡沫”。

  事实上,“流量失灵”已然在影视圈发酵。仅从近期数据来看,《武动乾坤》《斗破苍穹》《凉生,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》等多部流量明星加持的影视剧先后不及预期;综艺场上亦是如此,相比上面提到的几档节目,《哥哥别闹啦》《这就是歌唱对唱季》等多档节目虽有当红明星加持,却难以真正引爆舆论。

  有趣的灵魂终将远胜于千篇一律的美貌,尤其是在娱乐至上的综艺市场。“综艺限薪令”的出现颇有恰到好处之意,其带来的必将是综艺市场制作理念、嘉宾选择等多种形态上的全新洗牌;同时《我家那小子》代表的星素结合节目的走红,也为以往过度依赖明星的综艺市场提供了新思路。破与立并存,时机正好。

  业内人士:执行难度很大?

  “关于片酬这一部分市场呼声一直都在,广电终于以政策的形式落实下来了,对于整体制作环境肯定是比较好的,可以让更多的资金用于制作,为观众呈现更加优秀的作品”,向一点剧读(ID:yidianjd)证实限令属实的制作人表示,只是他亦坦言“具体执行可能有些难度”。

  首先来分析,“单期明星总片酬不超过80万,季度明星总片酬不超过1000万”,是什么概念呢?以《演员的诞生》为例,仅袁立片酬已达到了80万“红线”,且她并不算常见的综艺流量,个人片酬也不是金字塔最顶端。更何况节目配置的明星阵容还有三位导师、两位主持人、多位助演嘉宾,以及每期至少6位嘉宾。

  庞大的片酬支出似乎就在眼前,而且缩减的难度肉眼可见。“不能用一线艺人了”,年轻的综艺出品人坦言。在他最新的综艺节目中,并没有当下流行的一线综艺流量,而是选择了一些咖位普通的明星,且素人占据了50%以上的比例,和明星共同组成节目的主体。

  同时,他还创新性地带来了类似于“单元剧”的综艺剪辑,打破以往人物拼接式剪辑带来的单期四五个明星的惯例,每两期以一位明星为主人公,完整的人物成长故事外也让单期明星片酬的压力有所减弱,只是随之而来的也是要面临的收视风险。

  “大型综艺节目根本不可能做到,而这又会催生许多新的问题,比如要想方设法把片酬给到明星”,相比明星选择上的影响,一位助推了多部综艺爆款的从业人士告诉一点剧读(ID:yidianjd),而他所言正是目前业内避之不及的“阴阳合同”问题,而这显然是限令带来的最大隐藏风险。

  当然,也有一些综艺制作公司对此持“乐观”态度。对于伴随着爆款网综而生的某网综公司而言,虽然“限令真假不太好说,还在继续观望”,但其内部已然评估过相关影响:对于综艺制作来讲,核心艺人经纪约在手,且培养系的艺人“没有那么贵的价格”;另一方面,明星成本压缩带来的制作成本压缩,对节目内容无疑是有利的。

  目前,“综艺限薪令”虽尚未真正以政策形式下发,但整顿影视圈以及综艺市场的信号已然发出,规范市场发展迫在眉睫,而或许相比一纸限令,具体如何执行才是重中之重。不过毋庸置疑的是,对于那些不过度依赖流量明星的优质综艺来讲,真正的风口已然到来。

  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App